Notice: Undefined index: _blogid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header.php on line 32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sArAuth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archive.php on line 75 Notice: Undefined variable: aBlog in /data/home/bxu2342120002/htdocs/thinkingin/inc_display/archive.php on line 76 迄今为止最酸的文字献给嘎嘎30周岁生日 - 我们仨 - Thinking In
点击此处关闭窗口

正在与服务器连接,请稍候……

[56] 迄今为止最酸的文字献给嘎嘎30周岁生日
xiaofei 2010-12-18 23:14




刘老师这个周末回北京和前女友怀念不如相见去了,我也突然想和我的前女友相见不如怀念了。

最近两次感动,一次是前一阵开始袭来的gay music festival系列演出,还有一次则是读姚嘎嘎新更新的文章。

今天是嘎嘎同学30岁的生日,还有一个小时,我的祝福还将将没过期。最近老歌听得多,语句不免会肉麻些。你我的文字向来都是不惮戏谑到底来掩盖哀伤的,这次容我例个外。

很难想象,如果没有遇见你,我的生命中会错过多少美好的事物。我自信你也会这么评价我的。但真的,在我空洞的少年时光里,是因为有你,我才一本本订江苏版的少年文艺,多年以后你还送了我这份杂志以祭奠我们共同的青春。要不是听你无比陶醉地讲赵敏,无比搞笑地讲段誉,我也不会拿起金庸的书。我还记得你讲天龙八部的时候,口若悬河,而我来来去去就说了一句话,“啊,怎么又是同父异母的妹妹呀”。要不是你那么迷恋上海,我应该不会巴巴地跑到邮局去订上海壹周,这一点上你对我的影响胜于我那视上海为精神故乡的爸爸。

还有,学文科,我细想起来也是你我相互扶持和试探得来的命运转捩。你惧怕三角函数,我为高一物理摧毁了对自己聪明程度的自信,就那么心照不宣地一起学了文,在新的班级里轮换地包办了前两名。最后,填的高考志愿,也像齿轮般咬合,终于换来和你再多四年的同宿舍楼。

还记得那时春游校车的后排座位,咱俩放肆地品评前排西瓜女的背影吗,感谢西瓜女丰富而激荡的绯闻为我们提供了太多太多的素材,精炼了我们的语汇和想象力。还有你没出成国的那次,我偷偷地跑到校门口和你接头,把当天的考试卷子给你,太有戏剧效果了。以及每个中午,我们仨创造的各种文字游戏,无穷无尽的欢声笑语呀。。。。。。

这么多年,在我情感空白的悠悠过往里,眼睁睁地看你从单恋到地下情再到跨国恋,脸上的痘痘此消彼长,屁都没经历过的我,一定没能给过你什么到位的劝慰。好在现在尘埃落定了,我每次看到大龙,都忍不住觉得他怎么这么这么好呢,能让你宁静和温暖,终于终于可以不再让我看着你揪心了。

生日快乐,我亲爱的知己。


12条评论:

◇ 你知道的 2011-11-08 13:52 #12
他是打算去见前妻的,不过还是相见不如怀念,哈哈

◇ GaGa 2011-01-11 13:40 #11
嗯,与罗老师共勉。

◇ 罗兰 2011-01-06 01:27 #10
“我无数次地把刘老师给晓非写了篇小文画了幅小画写了首小诗唱了首小歌的blog发给他,他也无法完全理解我幸福艳羡的表情。虽然这并不妨碍他成为一个好的爱人,但生活如果仅仅如此,也难免缺憾。”

gaga,你这是“隔岸观火”。

等你真的懂得大龙的呆的时候,我可能也就真能珍惜晓非的淡了。咱们都慢慢修吧。

◇ GaGa 2010-12-31 12:15 #9
好问题,而且难度很大

◇ 壹分 2010-12-30 23:57 #8
创作这张照片的,是哪位啊?

◇ GaGa 2010-12-28 16:17 #7
而且我并非常年如此受气的。。。。

◇ 晓非 2010-12-28 07:40 #6
我的表情撑死算围观,西瓜女倒真是长年如此开心的。

◇ 壹分 2010-12-27 03:07 #5
喜欢这张照片,一个幸福、一个快乐、一个受气的样儿,看着就会被感染。

◇ 冰河 2010-12-22 19:41 #4
照片可真是太亮了!!!
30只是个数字而已,别当回事

◇ 晓非 2010-12-21 07:36 #3
to gaga:每句都懂。各有各的风景,各有各的甘苦。自己要爱自己。我确实只是个淡淡的人,已经被批评多次了,真对不起大家。

◇ 泥巴 2010-12-21 06:55 #2
没觉得酸呀,看来我是不了解,哈

◇ GaGa 2010-12-20 19:05 #1
来晚了,才看到。

其实18号那天有点失落的。上学那会儿,晓非每年都送我一本书,后来她有了人家儿,就改成只发短信。今年30岁了,竟然连条短信都没收着。。。我昨晚上还安慰自己呢,年底银行太忙吧,刘老师和学生们有太多事要操心吧,晓非就是这么个淡淡的人儿吧。。。。嗨,阿Q了半天,敢情酸的在这儿呢,而且要不是内容句句属实,酸得都不像她写的。

为配合气氛,我想说 -

最最幸运的人能够遇到知己一样的爱人,我没那么好的福气。无论怎么暗示,大龙每年送我的生日礼物都没真正送到过心坎里。我无数次地把刘老师给晓非写了篇小文画了幅小画写了首小诗唱了首小歌的blog发给他,他也无法完全理解我幸福艳羡的表情。虽然这并不妨碍他成为一个好的爱人,但生活如果仅仅如此,也难免缺憾。

还好,在30岁的时候,我收到了这份奢侈的礼物,成为晓非笔下的文字,一段记忆的主角。

这意外的发现呐,我的知己,原来你一直都在。

添加评论:

称呼: 邮箱(选填):
个人空间(选填):
留言:

点击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左侧验证码:
*邮箱只有本文作者可察看,不会公开显示。    记住我

本博客最新日志:

本博客最新评论: